老天使吃人不吐皮

/一个随便转转随便写写的老人家/飞丞瓶邪启月嫌弃还有陈生本人/

宇宙深坑:

“我不缺钙,也不缺维生素,我就缺你。”
魏谦和他捡来的小尾巴~ 

《大哥》by priest-摘抄

长夜贪光:

版权归priest所有


侵删


-


所有的苦难与背负尽头,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。


-


满地荆棘,而希望就像一匹踏燕的马,只有尾巴堪堪勾住了他的指尖。


-


在晨光熹微中,顶着刚落下来的露水,像个渡劫渡心魔的大妖一样,严厉地拷问着自己的内心。


-


所有的苦难与背负尽头,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。


-


你可以一无所有,只要你的精神还在——2013年上海交通大学校长毕业演讲。




“沧海横流,方显英雄本色”——郭沫若。


-


自他出生到现在,“无能为力”似乎要贯穿他生活的每一天。


-


因为他不能懵懂,不能攥着心口一点热血冲动做事,也没有了那么一个让他翘首企盼的人。


-


如果不是来得莫名其妙,怎么能算是怦然心动?


-


它不刺眼,也不昏黄,像是某个冬日午后的阳光,营造出“添一分做作,短一分不足”的恰到好处的舒适来。


-


华韵内敛,流光暗藏。


-


—想,喜欢,割舍如断肠。


-


这个男人,他一生所渴求的,全都伤他至深。


而他一生所憎恶的,全都令他魂牵梦萦。


-


所有的声音都消失无踪,所有的触感都虚假不真


岁月会把沙烁凝结成石头,会把最早的、最青涩的爱情凝结成什么呢?


就在这时,魏之远心里涌起毫无征兆的悲伤,像是突然决堤的河,汹涌无情地冲散了他拥塞在五脏六腑中的冰冷的杀意,他听见潮汐般轰然落下横冲直撞的声音,良久,又从中艰难地辨别出了自己压到了水底的心音,那是简而又简的一句话……


他怎么瘦了?


臆想的怨恨和活生生的人,将魏之远心里的爱和欲撕裂开了。


它们痛彻心扉,而后两厢抵死纠缠,最后一起归于近乎绝望的澄净。


唯有刻骨铭心的感情能压倒与生俱来的偏执,魏之远知道,自己一辈子也不可能再动这样的感情了。


我能为你粉身碎骨、魂飞魄散。


-


我已经放弃了,他却还从来不知道


孤注一掷般的激烈,转眼就摧枯拉朽地席卷过每一个角落。


-


”我不是死了,只是走了。“


并非死别,只是生离。


-


  痛苦与幸福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。


  唯黄昏华美而无上。  ——海子。




  给时光以生命,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——帕斯卡。


-


 我希望突然来一场大地震,砖土框架都倒了,把整个城市都埋了,我就可以用一身的骨肉给你撑开一个缝隙,让你看着我粉身碎骨在你怀里。”


-


“我从生到死,就是一个又一个颠倒而尖锐的执念,回想起来,再无其他了。


“只是如果戛然而止在这里,没能见你最后一面,依然是莫大的遗憾。“


-


 他想象不出,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能深到什么地步,浮光掠影般地看上一眼,就觉得毛骨悚然。


 人世间,有多少这样的真情?


-


他端端正正地站着,好像少先队员对着国旗宣誓一样掷地有声地说:“等我长大了,我照顾你,我去赚钱,我养你好不好。”


魏之远信誓旦旦地说:“我想明天就长大,我……我一辈子都对你好,以后不让你吃一点苦。”


-


像无往不胜的天神一样,把原本该落在自己头上的苦难全扛走了,在风雨飘摇中撑起了一个小小的凉棚。


-


在魏谦看来,“孩子”两个字并不是描述某个年龄段的人类的中性名词——他认为中性名词应该是“崽子”——而“孩子”这个称呼,似乎代表了某种来自成年人或者长辈的,特别的关照、宽容和宠爱。


-


他过早接触的三教九流的社会,培养了他阴郁而愤世嫉俗的精神世界,虽然随着年龄和见识的增长,那种少年时代的偏激已经变得不再那么尖锐,但魏谦从内心深处依然认同着这样一个道理——像他这种出身的人,想要出人头地,必须比别人都凶狠,也必须比别人都拼命,除了自己,谁也指望不上。


-


因为走正路比走邪路难,所以走正路的人比走邪路的人强。


这是每一个在两条路的夹缝里求生过的人都有的切身体会。


而人不就是要一直追求一个更强大的自我吗?


-


流逝的时光并非毫无痕迹,它开始让他意识到,当年是麻子和三哥一直惯着他、迁就他,现在是宋老太容忍他、照顾他。他也开始承认,自己满心的苦大仇深,实际却一直在任性妄为。


而他们一致把他当成了不懂事的小孩……尽管他已经不再装疯卖傻地和小宝追跑打闹、不再假装天真无邪地撒娇,尽管他正栉风沐雨地向着大人的标准一路狂奔,俄顷也不敢停歇。


-


魏之远想对他哥说,从今往后,他有自己的路要走,有自己长大成人的方向,不会再想莬丝子一样死乞白赖地缠着大哥了,他再也不会像两年前那样不顾一切地追着大哥的脚步,千里迢迢孤注一掷地去做一个拖累。


他会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魏之远,而不是一个无所适从的跟屁虫。


-


茫茫然间,他心里似乎从十方呼喊乱作一团,逐渐转为渺无声息的万籁俱寂,而后只剩下了这么一句没有答案的问话。


-


他年幼的时候经常常口出狂言,动辄放出“养家糊口”的厥词来,而今他终于远近无依,一股来自内心深处的惶恐却几乎要把他压垮。


-


他们俩心里都怀揣着同一种恐惧,互相似乎都心照不宣地不捅破。


当他以年幼的视角仰望身边的少年的时候,曾经觉得他高大而无所不能,而今那种仰望已经随着他视角的改变而荡然无存。


他发现,他哥也不过是肉体凡胎的一个人。


-


他胸中一直熊熊燃烧的猎猎业火似乎突然剥落了专横跋扈,渐弱渐缓,成了一把暖烘烘的火苗,蔓延出某种幽暗婉转、一波三折的情愫。


-


家”一个字,似乎都融化在了那小锅慢火煮出的一碗稀饭米汤里。


好像能包治百病,喝完真就好了。


-


在至亲面前,原则、底线的条条框框都是纸糊的,风一吹就烂成了渣,末了算来,好像也只剩下稀里糊涂与得过且过。


-


少年想,他总有一天会有踏平这个世界的力量,那时候将没有人能阻止他,他甚至狂妄地梦想,要强大到影响这个世界的规则。


-


沙沙的雨声渐渐连成一线,鱼塘水面纷扰,更远处是一片农田,连着天色一般的旷野茫茫。


雨幕逐渐遮眼,湖光山色都一起模糊了起来。


-


然而话到了嘴边,他又堪堪地忍住了,那千钧重负的心意被发丝一般细碎的理智险而又险地拉了回去,最终,分毫未露。


还不是时候,他同手背上的青筋一同绷紧的心弦这样告诉他。


-


蜿蜒的火星点燃了他心里压抑的黑箱,魏之远自己也本以为那只是一簇烧过就散的烟火,然而他只来得眼前一黑,一时间神智全非,他心里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烧成了一片火海,绵亘十万里扭曲的烈焰融入了他每一根血脉。


-


  是眼睁睁地隔绝了寒风凛冽、暴雨瓢泼的地方。


  是风雨兼程的旅人宛如归宿的落脚点


-


他就像一个身披风雪赶路的人,一路伸手不见五指,只有那一根灯塔用微弱而独一无二的光引着他。


-


从今以后,我们只有死别,不再生离——钱钟书。


-E



吴邪说他超凶

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:

#多图预警


#老吴说他超凶




吴邪觉得自己凶起来:





大部分人眼里吴邪凶起来:





小哥眼里吴邪凶起来:




胖子眼里吴邪凶起来:




小花眼里的吴邪:




二叔眼里的吴邪:




看到吴邪撸起袖子和别人打架的亲友团:



表面上说:算了算了,心里想着:你可别让人家给拐了。



執筆未遂:

报君黄金台上意,提携玉龙为君死。









是苍梧宾白太太的《黄金台》。磨了四天终于画完了。人物归苍梧宾白老师,ooc归我。球球大家去看这篇,好好看的

16n:

瓶邪 《地上的银河》     背景是 小哥结束了巡山,在一个蓝色的傍晚踏上了回雨村的小路。

-在这样的傍晚,天地竟分不清边界,灯火汇成一条发光的河,那里面也有属于他的一盏。

祁醉的键盘:

改一波表情包~
祁醉:下面我要抽一位……算了不抽了,反正最後都是要黑給花落的^_^

还有四十天,好好学习。
最怕自己成为虚假努力的一员,最后还自我感动。
非常想要做出点成绩的样子大都冒着傻气,但也闪闪发光啊。
“当生活把你抛进火坑,你不得不在里面时,根本谈不上什么坚强和勇敢。你有的不过是活下去的本能,别人所能承受的你也同样能承受。”

hey
朝哥俞哥
欣喜相逢
青山不改
绿水长流

兔飞飞和猫丞丞